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要聞 > 縣區動態 > 甘州區 > 正文

58.7萬個農家書屋12億冊圖書助力鄉村振興與精準扶貧——

建設美麗鄉村的文化高地

2019-12-18 09:00:46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912175_brief.jpg

01.jpg

02.jpg

03.jpg

圖①:湖南省新寧縣金石鎮馬江村的農家書屋內,村民們在認真閱讀。 新華社記者 柳王敏 攝

圖②:海南省三亞市西島漁港里靠泊著由3艘漁船改裝的“海上書房”,吸引著島上的漁民和四方的游客。圖為“海上書房”的工作人員在陪伴孩子們閱讀。宋明昌 攝

圖③:11月30日,2019“農民喜愛的百種圖書”發布活動在四川省成都市舉行。圖為活動現場展出的部分圖書。

本報記者 李自強 攝

自2005年首批農家書屋掛牌成立,越來越多的農家書屋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截至目前,全國已有58.7萬個農家書屋、12億冊圖書,讓廣大農民享受到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成果,“扶智、扶志”作用愈發顯現。

十九屆四中全會圍繞“堅持和完善繁榮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制度,鞏固全體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提出“推動基層文化惠民工程擴大覆蓋面、增強實效性”。農家書屋建設是基層文化惠民工程的重要內容,如今,越來越多的農家書屋正在為農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強有力的文化支撐。

用實實在在的服務“種文化”

湖南省攸縣石羊塘鎮譚家垅村,每到周五下午放學,都有一群孩子飛跑著來到高橋農家書屋排隊等候借書、還書,秩序井然。對于他們來說,以前休息日就是聯機玩游戲,現在一年能讀完幾十本書。

今年15歲的留守少年謝立銘和書屋主人夏昭炎是“老朋友”了,他感到“讀書讓自己不會孤獨,在書中能找到快樂”。

2004年,湖南科技大學教授夏昭炎退休后回到這里。

譚家垅村是個行政村,原本有自己的農家書屋。而常住人口有200人的高橋組由于距離行政村中心較遠,村民借書成了一大難題。農閑時,村民們打牌的多了;父母外出打工時,留守兒童也多了。

“不打牌,我們干什么?”鄉親們困惑,夏昭炎焦慮——物質生活提高了,但怎樣提高精神生活,怎樣教育引導留守兒童,這是很現實的難題。

“一定要讓大家多讀書,學點政策理論,學點現代知識;讓孩子們有個‘第二課堂’。”夏昭炎開始琢磨這個問題。2009年,他與妻子楊蓮金帶頭集資,搭起鋼架雨棚,發出自辦農家書屋的呼吁。他的學生送來2000多冊圖書,縣圖書館也送來書架和閱覽桌以及17大包書籍。高橋農家書屋正式掛牌。

開辦10年來,高橋農家書屋已經擴展到鄰近的幾個村,總共擁有圖書超萬冊。夏昭炎依據“居民較集中、有熱心人管理、能無償提供場地”的要求,在周邊村精心選擇和設立借閱分點,招募志愿者管理。每設一個借閱點,村民們就幽默地稱書屋“又下了一個蛋”,現在已經是“六黃蛋”。

為了鼓勵閱讀,高橋農家書屋列出了幾條規定:每次借兩本,借滿10次,就獎勵一本新書。中小學生借書后寫讀書心得達到10篇以上的,分別授予“讀書小學士”“讀書小碩士”“讀書小博士”稱號,分別獎勵新書,還在書屋里貼上孩子的照片。

以高橋農家書屋為旗艦,高橋文化活動中心逐步形成規模,小書屋、小廣場、小講堂的“門前三小”創建起來。授課內容最初以講保健、教健身為主,隨著時代的發展,課程內容進一步豐富,時事政治、政策法律、環保生態、文化歷史、黨風民風、家風家教,內容與時俱進,魅力與日俱增。

“要‘種’好文化,必須發揮好農村公共文化服務設施的效用,農家書屋既要建好,更要管好用好,這給我們提出更高要求。”攸縣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譚歸說。

近年來,國家大力推動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均等化發展,更多政策和資源向農村傾斜,公共文化設施建設遍地開花。

把文化的種子播撒下去,智慧的果實才能惠及千千萬萬的農民。政策理論通過書屋傳播,也會化為物質力量。

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堿灘鎮古城村,是一個以制種玉米種植為主的傳統農業村。自從有了農家書屋,村干部組織村里的制種玉米種植戶到書屋里學習相關農業生產技術和測土配方施肥技術,村民緒正榮從中漸漸學會了合理使用氮、磷、鉀等肥料的方法,種植規模陸續擴大到30多畝。平時地里的農活干完后,他經常到農家書屋看看。

“現在地里的制種玉米長得都很壯實,產量也提高了,一年下來能有八九萬元的收入。”緒正榮說。

“農家書屋給農村帶來了新變化。”甘州區委宣傳部副部長鄭鵬超說,越來越多的農民群眾感受到,書看得多了,春耕秋收中遇到的問題都可以解決;視野開闊了,致富的點子自然也多了。

讓泥土里長出優美的詩歌

走在樹林、古井、小橋流水等融為一體的四川省都江堰市柳街鎮,不僅可以體驗到竹林的幽靜、拾級而上那種雜而不亂的腳步韻律,更能感受到柳風詩社所帶來的陣陣墨香和鄉村文化韻味。

邱崗是土生土長的柳街人,2003年,他把喜歡閱讀的鄉親們組織起來,成立了柳風詩社。詩社從開始的10多人發展到現在的100多人,年紀最小的19歲,最大的86歲。種田的、打工的、開農用車的、擺攤做生意的,甚至村組干部,都成為了“農民詩人”。目前,詩社創作詩歌已有3萬多首。

邱崗私人藏書有1500多冊。他一邊閱讀,一邊用詩歌吟唱。

通過農民詩社,農村題材詩歌創作得到更好的開展。大家不斷去閱讀、去實踐,既愉悅了心情、陶冶了情操,又提高了文化修養和寫作能力。

如今的柳街,詩林、詩廊、詩人之家、詩歌大院成為一道道靚麗的風景,七里詩鄉景區聲名遠播。“鄉村里散發出濃濃的書香,泥土里長出了優美的詩歌。”邱崗說。

都江堰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讀書,使人獲取知識,增加智慧,美化心靈,提升修養。一個鄉村詩歌文學社團帶動影響了全鎮群眾投身于鄉村閱報,在全市營造出一片濃郁的書香天地,是一種可喜的文化現象。

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的重要內容。激活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農民是實踐主體,也是動力來源。真正實現文化振興,樹起農民之“志”必不可少。

四川省達州市達川區芬芳家庭農場,不是一個傳統農場,而是集多種服務于一體的現代觀光生態園。農場主人蘇小倫有著良好的讀書習慣。大學畢業后,他響應鄉村振興號召,回到家鄉當起了農民。

“要當個好農民,得懂政策才行,不然我這個現代農民也一樣會被淘汰。”蘇小倫以村里的農家書屋為平臺,每天堅持閱讀和學習,將所學知識和政策運用到農場運營中。在使農場成功轉型的同時,他發動周邊50多戶群眾閱讀書籍,教會他們通過閱讀解決生活中的難題。教學相長的模式有力地促進了周邊群眾脫貧致富和農村電商模式推廣運用。

一邊耕作,一邊讀書,不僅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志向、一種情懷、一種文化、一種積極向上的價值追求,是新時代鄉村最美的風景。

正如北京大學教授、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接受采訪時所說:“中國的希望,不僅在大興機場,不僅在港珠澳大橋,也在廣大農村的發展,在農民文化水平的提高。農家書屋是國家重視農民閱讀的象征和產物,希望農民能經常出入書屋,讓它能真正發揮文化脫貧、鄉村振興的作用。”

增加優質閱讀產品和服務供給

江蘇省鹽城市鹽都區尚莊鎮華澤書社。室外,寒氣襲人;室內,暖意融融,氣氛熱烈。

樂華澤是尚莊鎮南吉村村民。他自費創辦華澤書社,2006年納入農家書屋管理系統。書社藏書1萬余冊,是周邊5個自然村落、7000多村民的文化活動之家。

今年,書社先后舉辦“紅色文化傳承”“誠信建設”“好人精神分享會”等主題志愿服務20多場次,帶動一批群眾支持志愿服務、參與志愿服務。

華澤書社創辦至今26年,黨建文化和廉潔文化建設成為日常活動的重要內容。“書屋管理員首先應該是‘全才’,要掌握黨的大政方針、政策理論等新思想。這樣才能對群眾的一些誤解及時給予糾正,對政策進行解讀。”

在尚莊鎮休閑廣場西南角,“無人監督、隨意取閱”的“閱讀漂流屋”是獨特一景。2017年8月,樂華澤在鹽城市區的公園、廣場、景區等場所投放“閱讀漂流屋”,倡導更多家庭將讀過的書捐出來,與更多人分享。

“為書找人,為人找書,把書用活,讓農家書屋始終處于動態流程。”這是樂華澤的理念。

“從去年開始,我們先后組織開展學習新《憲法》分享會、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圖片解讀、《監察法》在你我身邊等學法懂紀專題活動,普及黨紀黨規、法律法規等方面的知識,確保黨員群眾聽得懂、記得住、悟得透。”樂華澤告訴記者。

不管是擴大地域覆蓋面,還是內容覆蓋面,農家書屋的創建越來越具有多樣化形式,越來越具有延伸服務理念。

“基層延伸服務,動力是推動書屋資源整合,關鍵是解決閱讀便利性,切入點是提升精準服務。”中宣部印刷發行局局長劉曉凱說,要實事求是選擇書屋模式,在解決了“有沒有”問題基礎上,進一步解決“誰來讀”“怎么讀”“讀什么”的問題。既要精準識別讀者對象,也要精準提供閱讀內容。

今年2月,中央宣傳部、中央文明辦等10部門聯合印發《農家書屋深化改革創新 提升服務效能實施方案》,推動農家書屋提質增效,助力鄉村振興戰略實施。

如何增加優質閱讀產品和服務供給?如何探索“百姓點單”服務模式?

11月30日,一份蘊含農味、彰顯民心的書單——2019“農民喜愛的百種圖書”揭曉。這些圖書,既有重大主題出版物,也有和農民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科技圖書,惠及億萬農民,以及全國58.7萬個農家書屋。劉曉凱介紹,“百種圖書”的組織推薦工作,是推動農村公共文化服務制度化規范化的實踐探索,彰顯了農民群眾在農村文化建設中的主體地位。

農業農村部農村社會事業促進司二級巡視員戴軍表示,農民喜愛的百種圖書,有助于提高農民群眾的文化素質和生產積極性。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優秀圖書必將伴隨著廣大農民群眾奔向小康。

從“看上書”到“愛上書”,從“要我看”到“我要看”,從“有書讀”到“讀好書”,農家書屋工程建設形成了聚人氣、可持續的喜人局面。“農家書屋在增強農民文化自信、保障農民基本文化權益、加強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和農村精神文明建設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在鞏固農村思想文化陣地、推動精準扶貧和助力鄉村振興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中宣部印刷發行局副局長董伊薇說。(本報記者 李自強)

采訪札記

“現在的農家書屋,應該不僅僅是幾桌幾椅幾書架而已。”在去成都市郫都區團結街道長河村的路上,雖然已有思想準備,但看到建在村文化休閑廣場一側的長河村農家書屋時,我還是吃了一驚。

對于我們的到來,在廣場上活動的村民并不感到稀奇。畢竟這里是成都市示范農家書屋,經常有各地的參觀者前來“取經”。

接待我們的,是長河村黨支部書記徐發明。他說,書屋和文化廣場是前后腳建成的,村里小學和幼兒園在下課后,孩子們就到這里看書。

記者了解到,長河村農家書屋2008年創建,全年開放,現有近3000套圖書,由區圖書館負責每季度輪換一次。每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村民只要有時間,隨時都可以進來看書。

在參觀的過程中,陸陸續續有村民從文化廣場來到書屋。“村民在外面活動累了,來書屋看看書,既是休息,又是學習。”徐發明說,文化廣場的人經常活動到晚上10點,書屋也開到晚上10點。也可以說,文化廣場和書屋是一個整體。

在書屋的少兒讀書區,一個年輕媽媽和寶寶一起,翻看著兒童連環畫。由于時間倉促,記者沒有過多與她交談,只知道每個周末,她都會帶孩子一起來看書。“讓孩子從小就愛上書,感受文化熏陶。”幾句簡單交談后,她又開始輕聲和孩子讀起故事來。

走出書屋,對面就是村民辦事大廳。徐發明告訴記者,下一步,把辦事大廳和書屋連成一體,讓書屋管理融入辦公,讓村民辦事與學習融為一體。

離開長河村前,我們照了張合影。相片的背景里,是從文化廣場進出書屋的男女老少。我們的合影絲毫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是啊,一邊是鍛煉身體,一邊是充實頭腦,兩相宜,這才是生活的真諦。

《中國紀檢監察報》2019年12月17日 第5版


(編輯:郝志國)


掃一掃,關注清廉張掖公眾號
麻将群最新二维码群